「老夫人,老爺,小姐真的知道悔過了,這幾日,小姐日日都是以自己的血來抄寫經書,為夫人祈福,十個手指頭都戳破了……」碧朱也在旁雙眼通紅的道。

眾人看去,那雪白的孝服下面,蕭語晴的十根蔥白似的手指頭,此時確實是都有著大大小小的針孔,見眾人都盯著自己的手指頭,又連忙收回袖中,但是卻又露了幾個指尖在外面。

「碧朱,這都是我自己心甘情願懺悔的,是我該做的!」蕭語晴說著以袖掩面。

碧朱繼續哭哭啼啼的道:「大小姐,小姐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原諒她吧,不要再將小姐關進祠堂了……」

馮昭一驚,這怎麼就成了她不原諒蕭語晴了?

君連城見自己心愛之人受到如此委屈,居然被自己的嫡姐欺負,關進祠堂,連給自己的生母守孝都不成,當即便道:「國公,二小姐也是你的嫡女,又生的嬌美柔弱,現在剛沒了生母,孤苦無依,你便讓她任由大小姐欺負嗎?」

蕭戰皺著眉頭,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話來說。

君無紀這個向來護短的人就不幹了,立即回到:「二哥,你是那隻眼睛看到阿昭欺負她了?自己作死不成,還想拉個人下水?」

蕭語晴見眾人,除了二皇子,無一人為自己說話,又哭道:「罷了,是我自作自受,如今母親已去,就讓我也跟著母親去吧——」

說著,居然一頭朝著蘇氏的棺木撞去。

「語晴——」君連城心頭大震,居然直呼了蕭語晴的閨名,立馬飛身過去,擋在了蕭語晴的前面。

蕭語晴便一頭撞到了君連城的懷中。

老夫人與蕭戰見狀心頭一緊。

「二皇子,如今我一時孑然一身,孤苦無依,你就讓我去死吧!」蕭語晴泣不成聲道。

君連城看著蕭語晴的眼淚,猛地抬頭,瞪向馮昭,「本皇子原本欣賞你是個聰慧的女子,可是沒想到你居然是如此蛇蠍心腸!逼迫自己的親妹妹自盡!沒想到,永寧候的外孫女,國公爺的親女兒,居然是這麼一個惡毒的女子!」

馮昭被罵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險些沒被這個君連城氣笑!

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會被蕭語晴那張虛偽的臉蛋迷惑?難道他沒聽到前段時間蕭語晴和君天瀾的流言嗎?

老夫人見這個君連城如此說自己的寶貝孫女,當即臉色就變了,也不管這個君連城是不是皇子,厲聲道:「二皇子!昭寧是我國公府的女兒,是非好壞自有我國公府管教,還請二皇子慎言!」

什麼時候他一個皇子也敢對自己的孫女之手畫腳了?況且昭寧還是已經許配了六皇子的人!

君無紀也是冷哼一聲,目光犀利的看向君連城:「二哥,別怪做弟弟的沒有提醒過你,看女人的時候,眼光還是要准一點,畢竟這個蕭語晴,都是我和四哥挑剰的!」

君無紀這話一出來,君連城的臉色刷的就變了,立馬就想起了蕭語晴和君無紀和君天瀾只見的事情,面色閃過一絲猶豫。

有這樣一個女兒,蕭戰也是感覺面上無光。

「二皇子,你讓我去死吧,我受夠了人們的污衊蜚語…….」說著,蕭語晴又要掙脫著朝棺木上撞。

可是君連城哪裡會讓她真的就去死,連忙更緊的抱住了她,一臉的深情不悔:「不管別人怎麼說你,本皇子都會信你!你不是那樣的女子!」

「多謝二皇子!」蕭語晴一臉的感動。

「國公,難道你就這樣任由別人污衊你的女兒嗎?還是在二小姐母親的靈堂前!」

馮昭冷冷一笑:「二皇子也知道這是在母親的林堂面前,那就請你放尊重些,不要在這裡大呼小叫的,這要是鬧到了皇上那裡,大家誰都沒臉!」

「你居然還敢拿父皇來壓本皇子?」君連城此時心中裝的全是蕭語晴,那裡還記得馮昭的身份是永寧候的外孫女,是自己千萬得罪不得的。

只是一味地心疼蕭語晴的遭遇,滿臉怒容的道:「本皇子警告你,若是你再敢欺負二小姐,本皇子絕不會放過你!」

「君連城!你好大的口氣!」君無紀「刷——」的一聲將手中的玉骨扇收起來,眯起一雙桃花眼盯向君連城。

那眼神中的威脅和寒意,竟然讓君連城一震。

眼看兩位皇子就要打起來,蕭戰連忙站出來道:「二皇子,今天府中實在是事務繁多,還請二皇子先行回宮,改日再說這件事。」

君無紀心思一動,看了一眼蕭語晴,既然她這麼想要搭上君連城這棵樹,那自己何不幹脆幫她一把?

想到此處,君無紀邪邪一笑:「對啊,二哥,要不你還是先回宮吧!等三年後蕭語晴的孝期過了再來,但是你可要手腳放快一些,畢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 0075鐵血軍團

歐陽偉宸將手一把背到身後直搖頭:「那可不成,這是孫子送我的,你想要,叫你孫子送給你。」

「哼,小氣,趕明我叫倫兒給我個更大的。」說罷,抓起一個戒指怒氣沖沖的走了,兩位親王相互對了一眼,默默各自拿起一枚戒指後跟上。

「呼……」歐陽偉宸抹了把汗,癱坐在椅子上長呼一口氣后,拿起一枚戒指遞給旭公公,隨後轉頭對黑衣人道:「剩下的全部拿去你看着分配,明日,按計劃行動;另外派出一隊暗衛去哪險地看看。」

如果知道那險地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機緣,還為此損失了一隊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暗衛,歐陽偉宸絕對不會做下今日的這個派人去尋找的決定。

「是」黑衣人恭敬的回答,上前拿起全部戒指退離。

「老旭」歐陽偉宸想了想說道:「你去通知一下倫兒來見我。」

旭公公原名歐陽偉旭,原本是家族時代就是歐陽偉宸的貼身侍衛,歐陽偉宸登基為皇后,追隨着入了宮;在無人的時候,歐陽偉宸依舊喜歡喊老旭這個原本的稱呼。

「是」旭公公隨即離去。

人都走空,歐陽偉宸空洞的望着牆壁良久,重重的嘆息了一聲,起身向御書房走去。

倫王府,客廳。

「軒轅姑娘,不知前來所送是何帖?」待眾人落座,歐陽慧倫便直接開口詢問。

當然,歐陽胤恆是不在的;這臭小子見色忘爹,一會來便帶着小蘿莉和那幫小夥伴跑了;哼,看來得好好教育教育了。

「本姑娘代表湖心閣給你送上拍賣會請帖,邀請你前去參加,這是貴賓卡。」邊說邊地上一張請帖,打開,裏面附帶一張金色卡片,上有湖心閣專屬標誌。

「哇,金卡。」歐陽慧宇一旁羨慕的大叫起來。

「這有啥用?」

「你個土包子」歐陽慧宇一點不客氣道:「湖心閣共有三種貴賓卡,銅卡、銀卡、金卡;這金卡乃級別最高的貴賓卡,全大陸都沒發出幾張;金卡不僅可以隨意進入湖心閣名下所以產業,還享有七折優惠,要知道,有的產業只有擁有貴賓卡的人才能進去。」

歐陽慧倫望向軒轅素蓮,後者點點頭道:「確實如此,因為你與我們的合作,引起高層的關注,加之你本身的實力,高層決定給予你金卡並邀請你參加拍賣會。」

「好吧,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歐陽慧倫收下后問道:「什麼時候開始?」

「下月十五。」

「這麼快啊,這路途遙遠,現在就得出發了。」

「是的」軒轅素蓮點頭:「所以,我才親自來邀請你,想請你同我一起回去。」

「好,那我能帶人去嗎?」

「可以的,金卡貴賓可以帶人入內。」

「還真不錯,那可以等兩天嗎?我把事情安排一下。」

「可以,還請你儘快就好。」

「沒問題,兩天就可以了。」

「喂喂喂」歐陽慧宇見某人只顧自己聊天,不滿了起來:「我說你們是不是把我給忘了?我呢?」

軒轅素蓮眨了眨大眼道:「沒有啊,上頭沒安排。」

歐陽慧宇耷拉下腦袋看向歐陽慧倫嘿嘿一笑道:「八哥,你那金卡不是能帶人么,帶我一個唄。」

「我不是土包子么?」

「誰說的?誰敢這麼說我八哥?」

「得了,別裝了,到時你自己來吧,別指望我去接你。」

「哪能要八哥接呢,是吧」歐陽慧宇賠笑,突然一拍大腿:「哎呀,我咋這笨呢,反正就兩天,我就在八哥你這擠擠好了,八哥你不會介意的是吧,嘿嘿,我這就叫人回府通知安排一下。」

根本不給歐陽慧倫拒絕的機會,對於某人的無聊,歐陽慧倫只能表示,早已習慣了。

這時,下人來報,丹兵閣送貨到來;於是索性帶着二人一起去後院,反正也沒啥可隱瞞的,一起看看新貨的威力如何。

倫王府後院樹林中央一個龐大的校場。

「嘿,1,2,1,2,1234」整齊的嘶吼響徹天空,一隊隊身着黑甲的士兵正整齊有序的踏步演練。

十個方陣,每陣排十隊列計70人,天際邊那殘血般夕陽映照在每一個剛毅的面龐上閃閃如輝,地上拖出一道道長長的身影。

見到歐陽慧倫到來,將士們立時停下一個轉身立定,「刷」齊齊的抬起右手舉至齊眉敬禮,700人動作標準整齊劃一,堪稱教科書般的存在。

歐陽慧倫竟然將現代的訓練及走隊列照搬了過了;不過別說,效果還是杠杠滴,士兵們標準整齊動作成為習慣,能將七星刀陣發揮道極致便是最好的證明。

黃義一個小跑到歐陽慧倫面前,抬手敬禮道:「殿下,親衛軍團正在進行隊列訓練,請指示。」

歐陽慧倫回個敬禮,走到隊列前敬禮道:「眾將士好。」

將士齊齊高聲:「殿下好。」

「眾將士辛苦了。」

眾人再次齊聲大吼:「誓死追隨殿下。」

「講兩句。」

「嘩」700人同時雙手背後,雙腿微開站立。

動作整齊的像是一個人,除了動作時鎧甲摩擦聲,全程再無一點異響,個個目不斜視的像根標槍一樣站得筆直。

歐陽慧倫視線在眾人身上一一滑過,滿意的點點頭,黃義這小子訓練的還不錯;一旁的軒轅素蓮和歐陽慧軒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什麼時候訓練了這樣一支鐵血軍團。

「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歐陽慧倫一指旁邊不遠處的數十馬車隊笑着開口:「定製的第一批武器裝備已經煉製完成,今日開始武器使用;後期還有鎧甲,等全部煉製完工後再統一換裝。」

「謝殿下。」

「黃義。」

「屬下在。」

「換裝。」歐陽慧倫下令后,退後到與軒轅素蓮和歐陽慧宇一起。

「是」黃義敬禮,隨後轉向軍團下令:「全體都有,以營為單位,輪流換裝,一營出列,上。」

一個方陣70人整齊出列,轉身走到馬車邊,排隊拿上一把唐刀一把匕首一個連弩,放下原刀在馬車上,一次回到隊伍中站定備好刀和強弩;接着第二個方陣出列……第三個方陣出列…..

700人,十個營,分列十個方陣。

整整700人的軍團行動,井然有序,沒有一絲雜亂延阻;短短半柱香時間不到,700人軍團換裝完畢,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好了,我們再到裏面看看?」歐陽慧倫邀請兩人繼續前進參觀,軒轅素蓮和歐陽慧軒自然不會拒絕;這700人軍團就夠驚人眼球的了,裏面會是如何,實在期待。

軍團靜靜站定目送三人離開后,才響起嘹亮的口號,繼續熱火朝天的訓練起來。

「如何?」行走中,歐陽慧倫輕輕發問。

「八哥,你太厲害了,竟然不聲不響的就訓練出了這樣一直鐵血軍團出來,這700精銳要拉出去,堪比二萬大軍戰力都不止。」

軒轅素蓮雖然不語,但堅定的眼神已是認同歐陽慧軒所說。

「哪有那麼誇張」歐陽慧倫笑了笑:「要說精銳,嘿嘿,我真正的精銳還在裏面。」

「什麼?這都不算精銳?還有更強的?」歐陽慧軒大驚小怪的咋呼起來。

軒轅素蓮也暗驚不已,那究竟是怎樣在歐陽慧倫眼中才算是精銳?

歐陽慧倫好氣到:「九弟,別叫了,馬上就要到了,你一看就明白了。」

路不遠,小樹林盡頭拐彎,眼前豁然開朗,大片的場地上,一次向前排列著人高的圓木架、數米高吊環,高木欄板、數丈高的架子垂下粗繩、大水池裏一排木板,十丈長一段淤泥地上駕着離地只有十分之一丈左右高度的帶倒鈎的鐵網,盡頭是一個光溜溜的十數丈高筆直的牆壁;四周一個人也沒有。

軒轅素蓮好奇的問道:「這是?」

「我這訓練場地如何?」歐陽慧倫得意的搖頭晃腦。

這可是絞盡腦汁的回憶中電視上看到的關於特種訓練的一些方法,好不容易才弄出來的。

「這有什麼用?」歐陽慧軒快人快語。

「嘿嘿,你很快就知道了。」歐陽慧倫神秘的一笑,看向黃忠。

黃忠會意,大吼一聲:「老二。」

「到」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道:「殿下,老大,有何指示。」

黃忠直接下令:「所有人集合。」

「是」叫老二的人一個轉身大叫一聲:「集合。」

「唰唰唰」一群身着墨黑色緊身衣的人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快速的在場地中集結站立,一個個也是如標槍般站得筆直。

老二一個敬禮大聲道:「報告,暗衛營正在進行潛伏訓練,應到210人,實到210人,請指示。」

「集體障礙衝鋒操練一遍。」

「是」老二一個敬禮后,跑回隊伍前下令:「全體都有,小隊編隊,目標演練場,科目集體障礙衝鋒;老規矩,出發。」

兩百來人整齊轉身,隊形不散的跑步進入操練場,7人一隊準備開始依次衝刺。

老規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