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海仙友,你說的可是真的?你真的知道赤發上人的弱點?」楊戩連忙問道。

薛維指了指那巨大的源生樹。

「赤發上人有一部分靈魂寄存在源生樹當中,只要將源生樹毀掉,源生樹內的靈魂也會泯滅掉。」薛維認真說道。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放在源生樹之上。

原來赤發上人有一部分靈魂竟然在源生樹之中?

「怪不得赤發上人會變成混元大羅金仙!原來如此!」震候緩緩說道。

「震老,您這是什麼意思?」

「源生樹是治癒靈魂的至寶,但是想要治癒靈魂就得先把自己的靈魂放入源生樹之中,也就是只有靈魂在裡面,道基和靈魂才能得以修復,甚至不斷變強!恐怕赤發上人是想藉助著源生樹想變得更強,所以才沒將那一部分靈魂取出來,沒想到這個范兒成為了赤發上人的弱點!藍海仙友!你果真是有大氣運的人啊!」震候不禁感嘆道。

楊戩瞥了那源生樹一眼。

「那麼,我們現在就將源生樹解決掉!」楊戩猛然抓住三尖兩刃戟。

楚江點點頭。

煞仙劍重新出現在楚江的左手,那些現在楚江很虛弱,可是那太乙金仙的實力也是遮藏不住的。

可是眾人能這麼輕易的毀掉願聖光術嗎?

自然不可能!

在赤發上人回到眼中成的時候,大批量的金甲也重新返回到這裡。

尤其是霸虎和燭龍直接甩開了十幾個鬼帥的圍攻,回到了雲中城。

所有的金甲全部將源生樹團團圍繞,只要赤發上人解決掉菜鬱壘,那麼這就相當關於黑淵荒獲得了勝利!

嗖嗖嗖——

沒有絲毫猶豫,以楊戩,飛蓬和震候為首,所有人頓時朝著源生樹的方向衝過去。

大量的金甲全部朝著他們衝過來。

又是一輪新的戰鬥開始。

無數的靈力波動不斷此起彼伏,哪怕是經過了一輪龐大的戰鬥后,金甲的數量仍然是躲到了恐怖的地步。

甚至在赤發上人的召集下又是兩名太乙金仙初期的暗金甲出現!

目前的局面對地府一方仍然是弱勢!

不,唯一得到又是可能就是薛維的紫薇天火。

以紫薇天火的威力想過要毀掉源生樹那簡直輕而易舉。

「怪不得,怪不得紫薇大帝竟然說我是破局得到關鍵!媽的!這該死的伯邑考真的在十萬年之後還將我給算計進去了!這尼瑪,到回頭,想要滅掉黑淵荒還是落在了老子頭上!老子一想就生氣!這個狗東西,死了也不讓我安寧一點!」紫薇天火簡直就是破口大罵。

顯然紫薇天火非常不喜歡被算計。

但是誰能想到,這一算計就算計了十萬件之久。

一提起紫薇大帝,薛維的腦海里不禁想到那個偉岸的身影。

尤其是紫薇大帝最後的那句話讓薛維記憶猶新。

或許在過不久,更多的事情就會發生。

這個這更多的事情究竟是指什麼?他絕對不會單單指黑淵荒這件事這麼簡單。

薛維雙眸燃燒著火焰,猛然朝著源生樹衝過去。

最起碼現在有白金神甲薛維的小命是可以有保障的。

沒有了赤發上人,楊戩和飛蓬完全不像之前被壓著打。

此時楊戩和飛蓬才是將真正的神將的身份發揮出來。

兩個人宛如狼入羊窩一樣不斷瘋狂的殺戮。

雷界一施展,大量的金甲幾乎瞬間被無數雷電擊斃!

三尖兩刃戟直接穿透了一個暗金甲,這整個過程沒有超過一秒。

要知道楊戩和飛蓬的實力可都達到了太乙金仙後期的水平,對付這些小嘍啰他們完全不在話下。

終於,楊戩率先來到了源生樹前。

沒有絲毫猶豫,楊戩直接重重的揮起三尖兩刃戟。

「虛妄天乾!」

楊戩低吼一聲,長戟猛然直衝源生樹。

吭!

可是三尖兩刃戟連源生樹的樹皮都沒有損害!這讓楊戩不禁有些吃驚。

這怎麼可能?好歹自己的三尖兩刃戟也是高級神器,怎麼可能連樹皮都穿不破?

源生樹散發出一道綠光,赤發上人的靈魂再度出現。

「你們這群螻蟻!你們以為你們可以毀掉源生樹?根本不可能!源生樹可是五大神樹之一!他豈會是你們這些螻蟻可以毀掉的?真是可笑!」赤發上人瘋狂的笑著。

「毀掉不了?放你媽狗屁!」

薛維從空中猛然降落。

薛維全身燃燒著赤紅色火焰,那金紅色的火焰不斷升騰著。

恐怖的暴虐氣息,殺伐之力不斷散發著。

紫薇天火!不管紫薇天火的實力削弱的什麼程度,那都是紫薇天火!

最強大,最頂級的神火之一!

「小紫!你給老子把這東西給燒成灰燼!」薛維揚天一吼。

呼啦——

頓時滔天的火焰在薛維身上爆發。

衝天火柱從空中直接墜落。

而火柱的落點則正是源生樹!

當源生樹沾染上紫薇天火的一剎那,源生樹上散發著一陣陣的綠色光芒。

那好像是源生樹自保的一種手段,可是綠光能承受得住紫薇天火的不斷燃燒嗎?

根本不可能!

幾乎瞬間,源生樹瞬間被恐怖的金色火焰燃燒著。

「不!你們這些該死的螻蟻!我要殺了你們!」

正在和菜鬱壘激戰的赤發上人看著源生樹正在滔滔的燃燒不禁勃然大怒。

此時的赤發上人哪裡還有剛才那儒雅的氣息。

背後赤紅色的頭髮無風自動,雙目爆發著血腥的紅光。

手中的血戮劍不斷鋒鳴,他彷彿感應到了赤發上人的震怒。。 楊晨軒進門,張月華和吳金龍三個人正在廚房琢磨著這個酸菜要怎麼做。

楊勛功在邊上看着,順便給出謀劃策。

「爺爺、媽、吳師傅。」楊晨軒抱着手裏的箱子招呼幾個人。

大家聽到聲音,回頭見是楊晨軒,張月華立刻說道:「小軒,你來的剛好,我們這剛做了幾種才出來,你給看看,這個味道怎麼樣。」

張月華說話的時候還有些小興奮:「我覺得這個肯定好賣,味道還不錯,村裏人都嘗了。」

楊晨軒放下手裏的箱子,湊了上去。

他們正圍着一張桌子,桌子上放了幾碗菜,都是楓菜做出來的。

鹽菜沒有這麼快做出來,所以擺桌子上的,基本都是用醋或者酸水泡出來的。

楊晨軒看了一眼,有一碗裏面居然還有肉沫,忍不住苦笑:「這不是家常小炒嗎?」

吳金龍頓時有一些尷尬:「老闆,這個其實也差不多就是家常小炒了,這個肉是油炸了的,然後和酸菜攪在一起,再放配料什麼的。」

楊晨軒嘗了一下,忍不住點點頭:「味道還可以,保質期怎麼樣?」

放了肉的東西,保質期肯定是不會太長。

「這個還沒有試,這時間太短了,不過有一些已經放在房間里開始試驗了,可大多數保存的時間都不會太長。」吳金龍有些沮喪的說道。

「你們怎麼保存的?」楊晨軒問道。

「用罐子密封或者用膠袋密封。」吳金龍說道。

楊晨軒想了一下,說道:「拿來給我看看。」

吳金龍趕緊帶着兩個幫手去拿。

等吳金龍走了以後,楊勛功說道:「小軒,你也別怪吳師傅,他這些日子一直都在忙這個事情,確實是盡心儘力了。」

楊晨軒笑着說道:「爺爺,我沒有怪他們的意思。」

「嗯!其實吳師傅這人已經挺好的了。」楊勛功念叨著說道。

張月華疑惑的問道:「小軒,為什麼市面上賣的酸菜能保存這麼長時間呢?我們還特意去買了幾包,就算用碗裝着,放在這外面,他們也很難壞。」

楊晨軒說道:「放了防腐劑。」

「防腐劑?」楊勛功疑惑的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現在防腐劑這個東西,對於很多上了年紀,或者不怎麼關注這些東西的人來說,其實是一個很陌生的辭彙。

楊晨軒解釋說道:「防腐劑這東西,吃多了不好,但它能保證食物長時間不壞。」

「國家是准用的,但有限制。」

其實,現在對於防腐劑的使用限制並不嚴格。

就算到了二十一世紀,很多人都不知道,防腐劑到底是一些什麼東西,實際上大家吃的大部分包裝食品裏面都是有的,醬油、醋這一類裏面也有。

幾乎可以說,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人,根本逃不過食品防腐劑這東西,每個人每天都在吃。

防腐劑主要有苯甲酸鈉、山梨酸鉀、脫氫乙酸鈉、丙酸鈣、雙乙酸鈉、乳酸鈉、納他黴素等等。

山梨酸鉀,大部分的醬油裏面都是有的,這東西不吃多了,沒有問題,但吃的太多,就會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骨骼生長,危害腎臟和肝臟,但國家食品安全規定都是遠遠低於這個量的。

張月華問道:「這個東西去哪裏弄?要不我們也弄一些來?」

楊晨軒心裏也在想這個事情,但他有一點擔心,這個玩意具體要怎麼放才行,這裏也沒有一個懂這些東西的人,胡亂放進去會不會有問題?

還有一點,楊晨軒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有多大的危害,萬一引不起足夠的重視,被村民拿回去吃了可怎麼辦?

最後就是,這個東西如果危害太大了,村裏人半懂不懂的,還覺得是往吃的東西裏面投毒,影響名聲,這一點別說家裏人在乎,就連楊晨軒也不想鬧出這樣的烏龍來。

所以,怎麼使用食品防腐劑,是一個問題,要給村民做好培訓,也要做好安全措施,別被村民給拿回去大量放進酸菜或者食物裏面。

「這個我到時候去問問,先弄一些回來試試。」楊晨軒說道。

說話間,吳金龍和他的兩個助手回來了,還帶了很多樣品回來,放在桌子上,足足有十幾種。

楊晨軒拿起筷子都嘗了一下,幾乎都被他吐出來了,搖頭說道:「這樣不行。」

吳金龍苦笑着說道:「老闆,密封的還好一點,但保存的時間也有限。」

「我去弄一些食品防腐劑回來,到時候加進去。」楊晨軒說道。

吳金龍臉色微微一變:「老闆,我聽說那東西不能吃的。」

楊晨軒聽到這話,心都是一涼,要知道,吳金龍還算是見過世面的人了,談到食品防腐劑都談之色變。

這要是讓普通人知道了,恐怕會以為這裏面是加了什麼毒藥。

「能吃,不能吃多了。」楊晨軒解釋說道:「我們在市面上喝的大部分飲料、餅乾、罐頭、果凍、月餅、蜜餞都是有食品防腐劑的。」

「都有?」吳金龍臉色大變,這些東西他可是經常吃的。

楊晨軒點頭:「你以前不知道,現在你還不知道?酸菜是最容易保存的,你做了這麼多,放在外面都壞了,其他的東西比酸菜更難保存,不放防腐劑,這些東西還不早就壞了?」

吳金龍是真被嚇到了,就連他的兩個助手也被嚇到了:「老闆,那……那我們要不要去檢查一下什麼的?身體會不會吃出什麼毛病來?」

楊晨軒心裏更多的其實是無奈,只能繼續解釋:「你們可以去看一下國家發的食品安全法,這些東西都是有規定的。」

楊晨軒不知道《食品安全法》現在已經發佈了沒有,但沒有比國家說話更有權威性的了。

吳金龍聽了楊晨軒說的這話,才稍微放心了一些:「老闆,你的意思是,所有東西都是有防腐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