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感到自己無法抑制地激動,暗道不好,連忙做深呼吸,努力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可飛船這次加速極其迅猛,整個船身都在震顫,再看看窗外,飛船正在通過界域通道的入口,無數紫電在虛空中跳躍,其中一道粗粗的紫電還朝窗戶劈來。

也怪他多看了這一眼,呼吸瞬間急促,激動的情緒再也抑制不住,一縷微不足道的宇宙胚胎精華從腦海中第一個黑點裡湧出來,進入他的肉身,然後一股鮮血噴出,體內又多了13點靈力。

抵過普通人十三年修行。

此時他體內的靈力已經累積到98點。

噴血之後,靈氣在體內轉化為靈力的速度非常快,當他穩定情緒,思考要怎麼收拾血跡時,坐在旁邊的好心人按了呼叫鈴:「空姐,我旁邊這位先生吐血了,你們趕緊過來看一下!」

很快,一位身著紫色制服和黑絲高跟鞋的空姐從後面提著急救箱快速走來。

空姐都受過急救訓練,尤其是飛這種跨界航線的空姐,一般都是空姐中的精英,見過不少突發情況,可饒是如此,當她看到蘇輕面前的一灘血跡時,也慌張了。

「先生,你感覺怎麼樣?能說話嗎?哪裡不舒服?」她俯下身體焦急地問道。

「沒事,就是不小心咬破嘴巴了。」蘇輕一邊說著借口,一邊抬頭看了一眼對方,然後連忙收回目光,帶上墨鏡,開始繼續做深呼吸,調整情緒。

也太鼓了吧。

蘇輕的話並沒有讓空姐放心,她繼續伏著身子問道:「需要我幫您檢查一下嗎,我們有止血的藥劑。」

就在這時,飛船猛地大幅度震顫了一下,空姐一個沒站穩,跌倒在蘇輕身上。

好在下一刻飛船加速完畢,進入勻速航巡狀態,顛簸消失,蘇輕連忙把空姐扶起來,自己往洗手間跑,一進入洗手間,便連吐兩口鮮血,增加了16點靈力。

這讓他體內積累的靈力突破了一百,達到114點。

蘇輕感受著終於突破三位數的靈力,心情比較複雜。

自己找僻靜的地方過渡一段時間的策略果然是對的,不過是和女生有點肌膚之親,就讓自連吐兩口血……

「先生,您沒事吧?」

衛生間門口傳來那位空姐的聲音。

蘇輕連忙用水洗了一下臉,又把池子里的血跡衝掉,打開門道:「我沒事。」

到現在蘇輕才看清楚這位空姐的模樣,很漂亮。

蘇輕回到自己座位上,重新戴好墨鏡,決定這一路上盡量不再東張西望。

飛船以超高速在界域通道內飛行了三個半小時,然後才降速飛出,來到清瀾仙域的地界。

飛船在作陰國出發的時候,還是上午,可飛出界域通道來到紫蘭仙域,卻是凌晨,窗外漆黑一片,天邊還能看到星空閃耀。

整個清瀾仙域,像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大陸懸浮在漫天星海之中。

出了界域通道,飛船降速后又飛行了七個多小時,快到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才降落在見乾省的省會。

轉機的時候,蘇輕在機場轉了一會,發現紫蘭仙國無論那方面都要比作陰國繁榮先進一些。

在機場對付了一口,他馬上又搭乘了見乾省飛往青陽省的飛機。

兩個省挨著,只飛行了兩個小時就抵達了目的地。

下機之後,為了能儘早趕到懷山市,他沒有耽擱,按照做好的出行攻略,坐計程車前往青陽省省會列車站,買了最近的一趟前往懷山市的列車票。

路上他把列車信息發給了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

四十多分鐘后,終於達到農場所在的懷山市。

剛走出列車站出站口,就看到一個中年男人舉著牌子,上面寫著:歡迎來自作陰國的蘇輕先生。 直到林文軒和永寧侯帶着人離開侯府,端敏都還保持着僵硬的站在原地的姿勢,面色灰白的看着府門外的方向。

劉惋惜上前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端敏,然後轉身離開。

「宛秀,本宮沒有想害昭寧的!」端敏對着身邊的貼身宮女低聲的呢喃道。

那個叫做宛秀的宮女是從端敏的母妃,德妃身邊出來的,看得自然也就更長遠。

「公主這次確實是做錯了。」宛秀道:「昭寧郡主和太子情比金堅,幾經生死的考驗這是四國皆知的事情。駙馬也是個守禮數,行為端莊的人,怎麼可能真的和郡主有什麼苟且?」

「就算是郡主和駙馬之前有過什麼,那也是之前的事情了。這一年駙馬對公主也未曾有過半分的怠慢,公主是在是不應該聽信那個小妾的挑撥之言!」

聽着宛秀的話,端敏心中是越發的悔恨,可是這世界上哪裏有後悔葯吃?

「本宮只是不想文軒那麼的關心她,本宮也沒有想到會發生後面的事情!」端敏一把拽住了宛秀的袖子,哀求道:「宛秀,你是母妃身邊的老人了,你一定知道本宮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對吧?本宮好不容易才成為了他的妻子」

她不想失去他的心,不想他再用那般冷漠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簡直是比殺了她還讓她難受啊!

「如今之計,要想駙馬不再繼續對公主生厭,唯一的辦法就是將昭寧郡主救出來。」宛秀沉思道。

「可這這說的容易,本宮又要如何從大理寺中救人出來?」端敏急道。

宛秀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道:「公主別慌,太后就算是將郡主弒君的罪名坐實了,但也需要送去大理寺卿過審,只要還有時間,那這件事情就還有轉機。」

「什麼轉機?太后可是抓到了昭寧刺殺我父王的證據,那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永寧侯府能夠抽身都已經是萬幸了,我又如何能將她救出來?」端敏大驚道。

宛秀道:「公主你只看到了如今的二皇子得勢,可是見今日永寧侯聽聞太子遇害一事之後,可曾有過半分的驚慌?」

端敏蹙眉,垂眸想了想,后疑惑的道:「難道,你的意思是六皇兄沒有死?」

「太子死沒死奴婢不知,可是郡主的腹中,那可是懷的太子的骨血!說句不中聽的,有國公府和侯府在,扶植一個剛出生的幼子,也不是不可能!」宛秀輕聲的道。

一抹驚詫在端敏的眸中閃過,宛秀的話已經說得很通透了,她自幼在宮中耳濡目染,自然知道皇位之爭的殘酷以及瞬息萬變。

想到那個隱忍了十幾年的六皇兄,端敏的眸光閃了閃。

最後,她才緩緩的道:「那本宮現在該怎麼做?」

宛秀見她下定了決心,輕輕的湊過了身,道:「公主可以藉著給皇上奔喪的由頭進宮,然後去找到德妃,讓她出面幫公主打點好一切」

待宛秀說完,端敏的面色變了變,但是最後還是堅定了眼神,定了定心神連夜也跟着進了宮。

而此時的太和殿,太后正在指揮着眾人準備着皇上的後事。

君連城則是在外朝忙着和王家的眾親信商量著怎麼提起令立新帝的事情,王守成派人嚴守着宮門口。

在永寧候帶着眾人進宮的時候,統統都被逼的卸下了佩劍。

因着林文軒此時已經控制住了外圍的皇城,永寧候倒是沒有做過多的反抗,和眾人一起卸下了佩劍,然後趕去了太和殿。

如今的整個皇宮都是一片喪白之色,在昏黃的燈火之下尤其的慘白。

楊貴妃跪在太和殿外,原本一臉絕望的神情在看到永寧候的時候終於有了一絲希冀。

「永寧候,本宮的無紀……」

永寧候看着一臉憔悴的楊貴妃,雖是不忍,但還是道,「娘娘,微臣已經派人去尋太子的屍首了,至今沒有迴音……」

屍首!

難道她的無紀就真的這樣沒了嗎?

楊貴妃整個人的身子都軟在了地上,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無紀!本宮的無紀……本宮絕不能讓無紀就這麼枉死!侯爺,你一定要替本宮的無紀報仇啊!」

「貴妃這說的是什麼話?」

太和殿的殿門被推開,一身深色素簡華衣的太后在宮女的攙扶下緩緩的走下了台階。

滿目威嚴的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楊貴妃,捻了捻手中的佛珠,道。

「太子是為國捐軀而死,說什麼枉死?貴妃,皇上和太子屍骨未寒,宮中亂成一片,你不協助著皇后管理六宮,跪在這太和殿像什麼樣?」

楊貴妃冷冷的笑出了聲,看着太后,道,「無紀究竟是怎麼死的,太后心裏不是清楚得很么?今日太后不放過昭寧,本宮便一直跪死在這太和殿,然後下去再追隨皇上!」

太后冷哼了一聲,並未作答。

永寧候看了太后一眼,上前拱手行禮,然後強硬道,「太后,還請將老臣的外孫女歸還老臣。」

淡淡的瞥了一眼永寧候,太后冷笑一聲,「永寧候要找你外孫女,恐怕是來晚了。這個時候你應該去大理寺邢獄裏面去找蕭昭寧!」

「敢問太後為何抓捕昭寧?」永寧候怒道。

「她刺殺皇上,哀家為何不能抓他?」

「太后可有證據?」永寧候道。

太後面色不改的道,「當時屋中別無他人,除了她還有誰?蕭昭寧妄圖混淆皇室血脈,覬覦大齊江山,這樣的女子,人人得而誅之!」

「太后這話的意思就是沒有找到證據了!」永寧候冷笑道,「怎麼,太後接下來是不是還要說是老臣慫恿外孫女這般做的?是不是要說老臣便是那謀反之人了?」

地上跪着的楊貴妃渾身一顫,眸光微顫的看向太后。

原來,太后打的是這個主意,殺了蕭昭寧和她的孩子,再除掉永寧候和國公!

這樣君連城的江山變可穩坐了!

。草了個大草……神龍大學、昆虛界、獸神山、蓬萊仙島……這顏開不管他自身實力如何,單是他身後的勢力就……眾人有種不敢繼續想下去的感覺。

可楊得政根本不管外界的反應,依然深深地保持着鞠躬的姿態,等待着顏開發話。

按照正常情況發展,哪怕他是昆虛界的太上長老,也很有可能一輩子都得不到完整版的《大荒西經》。

要知道昆虛界留存的《大荒西經》也只是殘本,還只有掌門才能參閱修鍊。

現在就這樣……

《碰瓷之王》230.牡丹花下死 助理還是不敢相信。

如果他是第一天知道慕夏,肯定會覺得,小姑娘年紀小,胡遙隨便糊弄幾句,就把簽約的機會拱手讓給胡遙了。

可經過慕山海、機械臂等事件,他完全不覺得慕夏是那麼天真的人。

助理忍不住提醒:「胡董,我覺得這件事有蹊蹺,你要不要再調查一下?萬一這是什麼陷阱呢?」

「這不可能是陷阱。」胡遙一口否認,道:「如果明天來簽約的,是什麼不入流的公司,那的確有可能是慕夏給我佈下的陷阱。但對方可是s集團!s集團能為了區區一個黃毛丫頭來對付我嗎?那可是s集團!他們可沒那麼空!」

「可是……」

「好了好了,我要方便了,你出去吧。」胡遙一邊解著褲腰帶,一邊催促助理回去。

助理無奈,只好離開。

他只能在心裏懇求,的確是他高估慕夏了,而不是什麼陷阱。

畢竟,胡遙做的那些腌舎事,可都是他親手去實施的,胡遙下台,第一個死的就是他,所以最不希望胡遙出事的人除了胡遙自己就是他了。

……

轉眼到了第二天。

胡遙早早地起了床,還特意打扮了一番,神清氣爽地前往慕氏集團。

集團大樓剛剛建造好,偶爾還能聞到一股剛裝修時的氣味。

胡遙平時聞到這個味道都會覺得很刺鼻,但今天聞到這個味道,他卻覺得更加精神了。

「胡董!」助理一臉複雜地上前,低聲彙報道:「底下的經理跟我們報告,很多公司想邀請您吃飯。並且,之前我們沒有單子的一些分公司都接到了很多大訂單。」

胡遙早料到這情況了。

s集團都要跟他們進行戰略合作了,眼看着慕氏集團要跟着水漲船高,京都那些企業肯定坐不住。

「先都推了,就說我這幾天很忙,等忙完會聯繫他們。不要立刻答應,免得顯得我們很掉價。」

「是!」助理應聲離開。

胡遙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開始處理工作。

s集團的人十點會到,胡遙快速處理完了當天的工作后,就按下內線吩咐助理道:「準備一下。我要直播跟s集團簽書戰略合作協議。」

「直播?」

助理聽到直播這兩個字,心裏就有陰影。

昨天的機械臂直播,他跟胡遙差點被罵死。

胡遙不需要去在意那些負面評價,可處理那些負面評價的人是他,昨晚他可是為了處理這些東西,在酒局之後都沒能休息,忙碌了一整個晚上才努力把網絡上關於胡遙的差評處理完。

「還、還是別直播了吧?」助理心有餘悸地說:「萬一出了點什麼差池,或者是董事長想算計我們,那豈不是讓網友們立刻就看到了?」

胡遙黑下臉,無比不滿地說:「我發現你最近真是越來越大膽了。不管我說什麼都反駁我,你是不把我放在眼裏了嗎?!」

胡遙說的話分量很重,助理瞬間噤了聲,垂著頭說:「抱歉,胡董,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不管你是什麼意思,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做事就行了!立刻去準備直播!」 成喜一鍬一鍬,親手將幾人埋葬,開始他還有些害怕,可到後來,已經麻木了。

直到最後一鍬土埋好,成喜拄著鐵鍬,大汗淋漓,眼中卻出現了殺人的快意。

殺戮,自古便是動物的本性,人也不例外,一旦打破了這個禁制,便如同上癮一樣,再難收手。

這也是現在吃人的凶獸一定要被擊斃的原因,因為血腥的味道,很容易就會使其失去理智。

做好了一切,成喜準備實施自己的計劃,第一個目標,成喜選中了村裏的朱寡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