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秦風看著這個面板差點沒有跳起來,自己怎麼沒有沒有想到,熟練度居然一下就提升100%。

此時秦風體內法力澎湃,感覺一伸手就能打穿地球。

此時此刻所有觀看直播的人沸騰了,哪怕還在暈厥中的人都被紛紛叫醒。

屏幕中,秦風站在洞穴之中,陽光從洞頂照射進來印在臉上,猶如神仙下凡。

不少人直接看呆了,這真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秦風嗎?

太強大了。

一個人消滅了10多個龍級天災,哪怕剛開始受傷絲毫不影響大家對他的崇拜。

「太牛了,這輩子我只扔秦風做我的偶像。」

「此時,我激動的脫了衣服,在公園裡面狂奔。」

「難以想象,秦風居然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獲得最後的勝利。」

「大佬就是大佬,當初我就說他是天神下凡,有人還不信打臉不。」

「受那麼重的傷,最後還能反敗為勝,救世主名不虛傳。」

「我也中午知道為什麼叫他天之子了,這特碼不就是上天的兒子嗎。」

「……」

各種讚美的詞語猶如洪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這一天所有華夏的人民猶如過年一樣上街互相奔走相告,所有人都知道聞風喪膽的禁地被秦風攻破了。

此時的秦風關閉系統,準備離開,突然一個黑色圓球吸引他的目光。 兩個小時很快的就過去了,謝暖兒坐在舒適的旋轉椅子上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看著自己認真了兩個小時的成果,不禁莞爾一笑。

將文件列印出來,便向外走去。「嗯,還得把文件交給言經理。」

路過組員辦公室。謝暖兒對著指導其他組員的李欣揚了揚手中的文件。

像是有所感應。李欣便看向了謝暖兒。目光向謝暖兒手中的文化移去。勾唇笑了笑。拿起身邊一大摞文件走到了謝暖兒旁邊。「沒想到你還真那麼快就搞定了。」

「當然!斯坦福記算機和管理學雙學位畢業。我手速可是很快的」。謝暖兒微笑說道。

似乎是想到什麼,謝暖兒看了看手錶,便對李欣說道:「我還有文件送那就先走了。」剛轉身。

「等一下!」李欣急忙喊住謝暖兒。正當謝暖兒轉身迷茫的看著李欣時。李欣便將手中的一大摞文件都放在謝暖兒手上。

「這些都是這次策劃的成果,反正也要交給言經理,你正好順路就一起帶過去吧!」李欣開心的說道。

看了看李欣開心的笑容,再看看手中的一大摞文件。此時的謝暖兒下了個堅定的決心。

「李欣你先看看你帶的錢夠不夠。」謝暖兒充滿了危險的語氣傳來。

李欣的後腦彷彿流下了兩滴冷汗。看了看謝暖兒一眼,呵呵一笑。「放心,放心,絕對夠。」

說完便向謝暖兒拜拜手走進了員公辦公室。

謝暖兒無奈的看著李欣離去的背影。便抱著沉甸甸的文件向經理辦公室走去。

沿途的好多同事看謝暖兒抱著文件都向謝暖兒投以強烈的目光。

好不容易來到了經理辦公室。謝暖兒單手抱著文件費力的敲了敲門。

「請進!」門內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謝暖兒開門走了進去。

「原來是謝副組長,請坐。」

謝暖兒淡淡的看了言溯一眼。便將手中的文件放到桌上,自己再坐下。

開口道:「言經理,這是這次的策劃書,請你過目。

坐在桌子前的言溯一雙溫潤明澈的眼睛認真的看著謝暖兒。心中不斷思考。

這是怎麼了,昨天晚上遊戲中發了那麼奇怪的話什麼意思。今天又那麼不對勁。難道她知道他就是他的師父溯寐橫生。這也不可能啊!沒有人知道啊!

儘管言溯內心早已波瀾漣漪。但是表面上不動分毫。

不動聲色的拿起了策劃書。半認真的看了起來。

奇怪的是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空曠的辦公室彷彿停滯一般。

時間悄然無聲,一室的沉默。

言溯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策劃書。「做的不錯!A組不愧是策劃部的精英組。」溫潤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

謝暖兒勾唇一笑。「既然言經理滿意,那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言溯的聲音從謝暖兒的後方響起。謝暖兒轉身卻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謝暖兒立馬抬頭,目光觸及皆是言溯那張溫潤如玉的容顏。

謝暖兒揉了揉眉心,向後退了一步。「抱歉!言經理,不小心撞到你了。」

「沒事!」

聽言,謝暖兒抬頭向言溯看去。

只見言溯目光充慢認真的看著她。慢慢用手幫謝暖兒一小撮不安分的髮絲撥到耳後。謝暖兒一愣,大腦瞬間一片空白。耳根一紅便推開了言溯急忙的跑了出去。

看著謝暖兒落荒而逃的背影。言溯啞然失笑。

「我這是將人嚇跑了?」。 「好好好,這是個辦法!」

楊興高興壞了,最近他在和封氏集團競爭一塊地皮,那可是寸土寸金的風水寶地。

他哪裏能讓,巴不得時清靈這個禍害,讓封晏無暇分身。

電話掛斷,她直接關機,然後丟進了抽水馬桶。

時清靈出來后,一反常態不尋死覓活了,給什麼吃什麼,也不摔碗砸東西了。

路遙傳來消息后,封晏勾起唇角:「果然,背後有人,檢測到信號了嗎?」

「已經追蹤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

就在這時,醫生過來給封晏的腿複查。

「恢復得還不錯,你這個恢復力算是很不錯的了。」

「醫生,他多久才能做復健啊?」

只有做復健,這條腿才能完全康復。

而且也不能百分百保證沒有事。

這邊大概率會影響以後的走路。

「最起碼要等三個月以後才可以做復健,現在還是需要多卧床休養,後面可以坐輪椅出去走動。」

「那他大腿也受傷了,會不會影響那方面?」

話一出口,唐柒柒蒙了一下。

她在問什麼鬼東西?

屋內,封晏、路遙、醫生,三個人齊刷刷的看着她。

她趕緊擺手解釋:「你們……你們誤會了,我只是單純的問一下,會不會有影響而已。就像我問,以後會不會影響走路一般。我真沒別的意思,我我我……」

她結結巴巴,反而解釋不清楚了。

路遙很識趣的離開了。

醫生也露出了「我懂」的表情。

封晏無奈的笑了笑,拉她到耳邊,輕聲說道:「放心,不會影響你以後的幸福生活。」

她聽到這沒羞沒臊的話,臉頰瞬間火辣辣的燙著。

她真不是這個意思啊,斑點都沒有往這方面想!

可現在,她估計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放心吧,雖然腿傷難恢復,但半點不影響那方面。我覺得以你們的狀態,三年抱倆都不成問題呢。」

醫生打趣的說道。

「呈醫生吉言了。」

「什……什麼吉言?誰要給你生孩子了!」

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這個醫生也是個老不正經的。

「你不給我生,還想給誰生?」

他大手緊緊的圈住她的蠻腰,讓她逃脫不得。

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他可以不計較。

但以後,她只能屬於自己!

醫生看他們小兩口打鬧,也知道自己不合適待在這兒,煞風景。

走之前還忍不住提醒:「雖然不影響那方面,但怕行房會傷著腿,最近還是不要太衝動,年輕人要剋制一下。」

「我沒有!」

她氣得跺腳。

醫生笑着離開了。

「柒柒,原來你這麼關心我那方面的問題。」

「才沒有,我真的……我就不該多嘴。」

她索性閉了嘴,反正怎麼說都是不佔理的。

「好好好,我家柒柒臉皮薄,不逗了。」

「這還差不多,不過……」

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封晏一直誤會自己的孩子是陸昭的。

如果這孩子還活着,封晏會怎麼對他?

「封晏,如果……如果我的孩子還活着,我們又再次相遇了,你會怎麼對我對這個孩子?」

。 聽到博濤的聲音,黎歌臉上掛上了一個微笑:「恢復得差不多了。主要是感覺腦袋裡多了好多信息…不過還好,現在這些多出來的信息已經整理清楚了。」

「是嗎?那就好…」

博濤看了看錶,隨即指了指樓梯,說道:「我打算去晨練一會兒,你來嗎?」

「晨練?獵人聯盟裡面還有可以鍛煉的場所嗎?」黎歌稍有些驚訝,他在獵人聯盟的各個分部住過的時間也不算短了,還是頭一回聽到獵人聯盟裡面有鍛煉的場所。

而博濤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這個鍛煉的場所是灰兔城城北的獵人聯盟分部自帶的。雖然獵人聯盟的各個建築風格都非常統一,但在一些城市裡面,獵人聯盟還會額外建設一些設備~」

「灰兔城附近的獵人聯盟分部基本都會附帶一個劍身的場所!」

說著,博濤向黎歌招了招手:「走吧,早上起來鍛煉一下,對身體有好處~!」

「……行吧。」

正好黎歌現在也沒啥事兒,跟著博濤來到了獵人聯盟分部的地下室!

沒錯,這個鍛煉場所是建設在地下室的!

不過,儘管是建設在地下室,但地下室的空氣流通倒是做得不錯,黎歌看到牆壁附近安裝了不少魔導設備,用於地下室與外界的空氣流通和交換。

這一個地下室的空間很大,光是高度就有十米左右,裡面有相當多的健身設備,鐵片與杠鈴之類的東西都有,很齊全。

現在是早上六點多鐘,來這裡晨練的人不算多,大概十來個左右的樣子,分佈在這個空曠的空間當中,顯得有些冷清。

博濤雙手叉著腰,面帶些許的笑容,問:「怎麼樣?設備是不是很齊全?不管你是想要跑步,還是想要做其他什麼鍛煉,都行。」

黎歌看了看周圍,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暫時…不用了,我更多的還是想把腦子裡的東西整理乾淨。以我現在的身體素質,要鍛煉的話強度得非常大才行。」

「說得也是…哈哈哈哈哈。」

博濤頓時笑著拍了拍黎歌的肩膀:「那你隨意,我先去跑兩圈,熱身一下。」

「那我就跟著你吧…」

說著,兩人便小步的跑了出去。

這個房間的空間很大,至少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場地中間有很多根支撐用的柱子,場地的邊緣被清空了,並且用橡膠的墊子鋪在地上,甚至標記好了距離。

也正是因為有那麼大的空間,黎歌與博濤跑起來才舒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