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抬頭,就對上了厲司景沉沉的目光。

無意識的伸手在臉上擦了一把,「哥,你幹嘛這樣看着我,我臉上有東西么?」

厲司景搖搖頭,「兮兮,你有沒有考慮過以後怎麼辦?」

「嗯?」

「我的意思是,你打算一直待在沛城,自己撫養兩個孩子?」

這個問題讓顧兮兮吃東西的動作一頓。

她想起了那天晚上,墨錦城給她戴上戒指的時候,說的那番話。

「顧兮兮,等我,娶你。」

耳根不由自主的熱了起來。

「哥,怎麼突然這麼問?」

「……」厲司景原本想跟她說,首領給他留在這裏的時間只有不到一個禮拜了。

可擔心萬一說了,顧兮兮接下來幾天心情會不好,便咽了下去。

「就是隨口一問,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以前我自己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的時候,有時候會很迷茫,想着以後該怎麼辦。可現在就不同了……」

說着,顧兮兮起身走到了厲司景的身邊,挽住了他的胳膊。

將腦袋親昵的靠在他的肩膀上,「現在我有你了,突然感覺以前所受的那些苦好像也沒有那麼無法原諒了。」

看着顧兮兮臉上滿足的笑容,厲司景心頭一震。

隨即,便化作了無限的柔和。

「那你有沒有想過,跟我走,離開這裏,讓我照顧你們一輩子?」

厲司景此話一出,顧兮兮一下子愣住了。

「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你要走嗎?」

厲司景透過落地窗看向了站在陽台那邊的埃索,「我的工作重心在國外,這次回來就是為了你們。」

顧兮兮眉頭皺起。

這件事她早就預料到了,只是沒想到會來的這麼快。

「哥……」

「傻丫頭,這件事的決定權在你的手上,我不會強迫你。嗯?」

顧兮兮猶豫了再三。

最終小心翼翼的從衣領裏面掏出了那根項鏈。

在那根紫寶石項鏈上面,竟然多出了一枚戒指。

「兮兮,這不是媽咪的戒指嗎?怎麼會在你這裏?」厲司景詫異的詢問。

「那天花高價把這枚戒指拍下來的人不是別人……」

「是墨錦城?」

顧兮兮點點頭。

她伸手輕輕攥著那枚戒指,是攥著母親的珍貴的遺物,也是攥着墨錦城對她的真心。

厲司景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墨家可不比那些小門小戶,你準備好了么?」

顧兮兮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沒有。」

「沒有?」

顧兮兮淡淡的笑了,「其實那種豪門中的勾心鬥角,我是最不擅長的。就算是給我一輩子的時間,我也沒辦法說出準備好迎接那些挑戰的話來。」

「所以呢?」

「可只要他在我身邊,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簡短而單純的一句話,卻深深的將厲司景給震撼了。

當年,他為了保護蘇蘇挨了一刀。

忍着劇痛,他將那群混混打跑了。

然後,滿身是血的走到了蘇蘇的面前,問她怕不怕。

蘇蘇怕的臉都白了,渾身發抖。

可依舊用無比堅定的目光看着他,「只要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

那個時候的蘇蘇,單純堅定,就像是現在的顧兮兮一樣。

只可惜——

厲司景沉沉的閉上了眸子,扔開了那些不堪的回憶。

那種熱切篤定的感情他也曾經經歷過。

也知道分離對於一對深愛着的情侶而言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

更何況,他現在的工作很特殊。

如果將顧兮兮他們帶在身邊,是極其不安全的。

留在墨錦城身邊,應該是最好的安排了。

「快點吃東西,粥要涼了。」

厲司景伸手揉了揉顧兮兮的腦袋。

顧兮兮點點頭。

喝了兩口粥之後,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哥,你上次不是說,只要拿到了項鏈和戒指,說不定能夠解開我們的身世之謎嗎?」

厲司景點點頭,「所以,接下來一個禮拜,你得忍痛割愛,把這兩樣東西交給我,我好好研究一下。」

「哥,你少拿話臊我!什麼忍痛割愛呀,媽咪的遺物是我的,也是你的。」

顧兮兮說着,直接將東西取了下來,交給了厲司景。

文學網 林皇驚嘆,竟然不知道,還有這樣的高手,混在流士區。

這已經不是自己失察的問題。

而是更為嚴重的,偷渡問題!

流士區絕對沒有這樣的天才!

哪怕是葉寒,都不可能在這樣的年紀,就擁有這樣的實力。

會是誰?

他一直都在心中疑問。

對方顯然是不想讓自己知道。

要不然不會第一時間選擇逃跑!

林皇已經是全力以赴了,但是還是沒有縮短跟對方的差距!

難道說,對方是一個速度見長的人?

而且他這樣的實力,也的確能夠將流士區,交戰的雙方全滅。

這簡直就是林皇本人下場。

林皇的完美計劃,是絕對不能夠毀在這個人手中的。

他決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必須要抓住這個人,並且殺死!

無邪沒有想到,自己會被林皇給盯上。

此前他一直都非常小心。

只不過這一次,這些人都知道了自己的秘密,他不得已,留下來將雙方都給滅口。

就是差距這樣的時間點,被林皇給撞見了。

林皇全力以赴的追逐自己,讓他也沒有想到。

他的實力可是已經超越冷千秋的,但是在速度上,竟然沒有能夠甩開林皇的優勢。

他也在感慨,難怪林皇能夠被選中,統領整個流士區。

看來這個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只不過,自己還沒有出全力呢!

隨着無邪的加速,林皇反而一點點的被拉開。

林皇自己有兩個判斷。

第一個判斷就是無邪本身實力不強,而是速度快,因此自己追上去還是能夠殺死他的。

第二個就是,如果說無邪真的比自己強,為何不轉過身來殺死自己?

前前後後兩個因果關係,讓林皇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他快速的追上去,要對無邪下手。

然而他們都已經超出大半個流士區了,林皇被拉開了上百米的距離。

此前他們可是只有五十米不到。

也就是說,再追下去,林皇只會被拉開更多。

不過林皇有自己的想法。

對於修士而言,只要沒有拉開幾十里地,神識都能夠覺察到。

更何況是現在,追組的這麼緊。

無邪倒是有點小無奈。

他確實是想要將林皇甩開就完事。

自己要是殺死林皇,會打擾到主人的計劃。

畢竟流士區的統領要是死了,修真世界的人,肯定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到時候,主人是不可能冒着暴露自己身份的危險,來救自己的。

自己就是一把劍,也沒有被救的價值。

這就是無邪的想法。

無邪這個時候,想到了躲起來。

然而對方可比他想的多。

不管無邪躲在哪裏,他都直接出手,將阻礙物給轟炸開來。

無邪並沒有辦法躲藏。

不過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拉開到快三百米。

無邪覺得奇怪!

難道說,這都不足以證明,自己的實力在林皇之上?

還是說,林皇有什麼樣的殺招,是自己不知道的。

無邪從來不排除危險的存在。

因此他想到,林皇可能是仗着自己有殺招,因此想要剷除後患。

無邪是不能死的!

絕對不可以!

他想到直接衝出流士區!

因為只有這樣,普通世界熟悉的環境,能夠給他帶來絕對的便利。

而且他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去,那就是陰陽師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