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塵事情就已經在清風寨給兩個人安排了住處。

等會到了住處,看到外面沒有人後,劉全這才深深的鬆了一口氣,等他把身上披着的斗篷摘下來之後,白少塵發現他渾身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由此可見剛才劉全有多緊張。

白少塵看着劉全淡淡一笑,道:「不錯,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劉全看着白少塵笑了笑,道:「還好沒有被肖雄識破,否則咱們恐怕都會斃命於此!」

「有我在,放心!」白少塵拍了拍劉全的肩膀,安慰道。

「只是,你是怎麼知道拿木牌上面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法陣呢?」白少塵立刻疑惑的問道。

劉全淡淡一笑,道:「其實我也不知道!」

「啊?」白少塵驚訝道。

劉全淡淡一笑,道:「這是我看到,那個木牌是舊的,但是上面的圖案十分的嶄新,就像是剛剛刻上去的一樣,你知道的,咱們做土匪的手比較糙,如果真如肖雄所說,拿東西是從別人那裏劫來的,那麼怎麼可能保存到這麼好。

還有就是這肖雄只是一個劫匪而已,更不可能懂得什麼陣法,所以就算有人真的在上面佈下了陣法,那在他們眼中也是普通的木牌而已,這時候只要咱們一口咬定這就是一塊普通的木牌,是被搶的那個人騙了他,他也拿咱們沒有辦法。」

「哈哈……」聽到這裏,白少塵瞬間會心一笑,道:「妙,真是妙啊!」

「這都是老大您的栽培!」劉全趕緊對白少塵奉承道。

「今天晚上,你哪裏都不要去,只要乖乖的待在房間裏面修鍊,肖雄做人陰險狡詐,肯定會拍人監視,只要你不出門,他們就拿你沒有辦法!」

隨後白少塵細心叮囑道。

「明白!」說着劉全把剛才脫掉的斗篷,又重新穿在了身上。

一夜相安無事,直到次日清晨,在眾人要處發現,宮商提前來到清風寨,把那一百一十萬妹靈幣取走了。

在宮商等人離開之前,白少塵還特意交代,讓他們小心尾巴,並且回到黑虎山後加強戒備,以免等白少塵和劉全等人離開后,肖雄暗地裏派人把這些靈幣再搶回來。

肖雄帶着六七十人出發后,白少塵發現,肖雄果然把拿蟬翼刀帶了出來,並且將其專門放在了一個木箱裏面,倍加珍惜。

之前劉威被廢之後,回到清風寨不久就死了,所以肖雄只知道白少塵霸佔了清風寨的據點,至於之前發生的事情,肖雄並不知道。

其實現在對白少塵來說,靈幣已經到手了,蟬翼刀也就在眼前,此時的清風寨在白少塵的眼裏已經完全沒有了利用價值,他完全可以拿過蟬翼刀一走了之。

但是白少塵真的想去看看,那個古墓裏面到底有什麼。

而那個古墓現在被黑鷹幫的人看守,至於他們在哪裏到底集結了多少力量白少塵並不知道,所以白少塵現在帶着肖雄等人,等到了古墓之後,如果發現黑鷹幫的人很多的話,那麼利用肖雄等人來牽制住黑鷹幫,也不失為一種好方法。

經過幾個時辰的跋山涉水之後,一行人終於來到了那古墓附近的一個村子裏面。

由於和上次來的方向不同,所以直到進了這個村子,白少塵這才認出這裏就是小鰩的所住的村子。

前些時日,也就是因為小鰩母子二人,白少塵才差點丟了性命。

見到來人後,村自裏面的村民不但沒有任何的畏懼,反而站在村口夾到歡迎。非但如此,在見到肖雄等人後,這村子裏面的女人立刻露出一副放蕩的表情,這看的白少塵是一臉的目瞪口呆啊。

而肖雄手下的弟子,在見到村裏人的時候,臉上也立刻變得興奮起來。

後來聽劉全的暗暗的提醒,白少塵這才明白,原來清風寨的弟子,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此逍遙快活一次,而每次快活后后都會留下一些靈幣,而村裏的人就是依靠這些靈幣來過活。

而且清風寨明確規定,凡事村裏的女子只能一輩子服侍清風寨的弟子,絕對不允許與清風寨之外的弟子有染,這也是為什麼小鰩母子為什麼會遭到村裏人的強烈排斥。 她嘗了一口,湯濃的幾乎黏牙,九塊錢一碗太值得了,這要是放在現代社會,起碼也得三四十一碗。

再看那肉餅,圓圓的一個個快趕上她臉大了,鼓鼓囊囊滿肚子肉,表皮煎的金黃,咬在口中表皮酥脆,內里香軟,真是好吃極了。

嘖嘖,還是古人實在啊!

這一頓,她吃了一碗湯,兩個餅,才丟下筷子,心滿意足。

再看江氏,吃了一碗湯一個餅,也就飽了。

薛染甜小腮幫子鼓鼓的,雖然吃的很努力,但也只吃了半碗湯,半碗餅便再也吃不下了。

江氏自然捨不得浪費,將她吃剩的半碗湯吃了,又將餘下的餅包起來帶著。

「香兒,接下來咱們去哪裡?」不知不覺,她已經把薛染香當成了主心骨。

「去買日用品啊。」薛染香回頭看了看問她:「娘,那店裡為什麼都沒有炒菜?」

她方才看了招牌上,全都是些羹湯,沒有一樣炒的。

「什麼炒菜?」江氏頭一回聽說這個詞兒,有些疑惑。

「你不知道炒菜?」薛染香回頭。

不會吧不會吧,大淵這個朝代沒有炒菜?那她豈不是可以開創個新紀元?

江氏茫然的搖頭。

「成衣鋪在哪?」薛染香轉過話頭問。

「買不得啊。」江氏連忙阻止:「成衣鋪的衣裳,最便宜也要一百多銅子兒一件吶,咱們可買不起。」

薛染香一盤算,也是,七百銅子兒一頓飯就花了一百八,一人再買一身衣裳,也就沒了,其他東西還怎麼買?

雖說還有八錢銀子,但人總有個急用錢的時候,何況八錢銀子確實不多。

「等以後有了銀錢,買了布回去娘給你們做。」江氏見她不言語,怕她又犯倔,忐忑的勸她。

「好。」薛染香爽快的答應下來:「那咱們先去買幾斤鹽,再買口鐵鍋。」

於是,母女三人買了鹽,鐵鍋,照著薛染香的意思,又買了幾根蠟燭,還買了些雞蛋樣以及幾樣其他生活用品。

薛染香將整個集市都轉了一圈,竟然沒有賣菜籽油的,難怪沒有炒菜,沒油怎麼炒?

「香兒,東西都買的差不多了,時候也不早了,咱們回去吧?」江氏招呼她。

「等會兒。」薛染香帶著她們到了豬肉攤位。

在大淵,上等人都吃羊肉,豬肉是下等人吃的,不過這個豬肉攤位生意還是很好的。

畢竟,這個集市上大多數都是窮苦老百姓,就算是最廉價的豬肉也要二十五個銅子兒一斤,也不是誰都能吃得起的。

「店家,這板油怎麼賣?」薛染香卻盯上了案板邊無人問津的豬油和下水。

「這個便宜。」賣豬肉的也是屠夫,說話瓮聲瓮氣:「十個銅子兒一斤。」

才三塊錢一斤。

「那這些呢?」薛染香指著豬肝問。

「這些下水都是一個價。」屠夫伸出一隻手翻了翻:「都是十個銅子兒一斤。」

薛染香大氣的摸出五十個銅子兒,買了二斤板油,三斤豬下水。

她本想多買些,一想這夏日,又沒個冰箱,就算拿鹽腌也腌不了幾日,還是罷了。

至此,母女三人算是滿載而歸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最新章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全文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txt下載、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免費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

藺暖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九零:麻辣嬌妻惹不起、金牌經紀:大佬都是我的崽、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

。 「鐵刀門,鐵劍派,都是鐵字開頭,他們不會有什麼淵源吧?」林衛有些好奇的問道。

「何止是他們有淵源,據說盤龍山九首峰的九大門派,是由一個東域的三流宗門的殘餘人員,逃亡到此,最後分裂而成的,這麼多年下來,發展的越來越弱,九大門派加起來,近千年來,連一個黃金級高手都沒有誕生過,也就勉強在這偏僻之地,依靠那試煉秘境苟延殘喘。」說到這裏,嚴雅琪接連嘆氣。

「嗯!」對於嚴雅琪的話,林衛非常的贊同,九大門派本就實力微弱,卻還在搞明爭暗鬥,這樣下來,實力只會一點一點被消耗,說是九大門派,估計加起來,都不如一個家族強大,就好像沐靈雪的沐家,一個普通的家族,都有黃金級別的修士,而這樣的家族,在東域很多城市裏面,都有不少。

其實就東域而言,便已經超出蒼瀾大陸無數倍,人口眾多,城市林立,卻不像蒼瀾大陸那樣,由各大王國,或者是帝國管理,而是由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門管理,也就是說,每一座城市的後面,都站着一個宗門。

林衛跟嚴雅琪聊天之際,卻是聽到杜源對趙青說道:「既然是你青老頭開口,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而且,他們幾個也沒有動過手,那麼此事我就不追究他們的責任了,你帶他們離開吧!」

「多謝杜兄諒解!」趙青對杜源抱了抱拳,而後對鐵虎跟花星兩人點了點頭,最後則是陰沉着臉,對趙岩他們說道:「走!」

說完之後,趙青跟鐵虎,還有花星,率先朝着來時的方向飛去,趙岩幾個見狀,一個個都拉攏腦袋,急忙跟了上去,自始至終,都沒有人回頭去看嚴雅琪,哪怕趙岩也是如此,彷彿已經徹底的拋棄了嚴雅琪一般。

片刻之後,趙青等人便已經遠去,連身影都要看不到了,而這個時候,杜源則是一臉戲謔的看着林衛:「怎麼樣?現在是不是很失望啊!」

話音落下之後,杜源的身影,卻是突然朝着骷髏獸而去,林衛見狀,伸手一揮,卻是把那兩隻骷髏獸,重新收了回去。

畢竟是青銅巔峰的骷髏獸,得來不易,林衛自然不想看到它們,被杜源擊碎。

沒辦法,不是林衛不自信,而是必須尊重事實,這些骷髏獸,可不像林衛那樣,能夠越階挑戰,他們在杜源手中,估計都差不了兩招。

見到骷髏獸突然消失不見,杜源頓時愣了一下,而後則是把目光再次落在林衛身上,冷笑着說道:「召喚獸可以收回去,那你懷中的那個女孩呢?看你還有什麼辦法阻止。」

杜源說完,身形卻是在半空中漫步,速度不急不緩的走向林衛。

而林衛也是感覺到了,在他懷中的嚴雅琪,身體突然間緊繃起來,臉色越來越白,心跳加快了許多,在林衛耳中,猶如小鹿亂撞一般。

「別怕!有我在呢!」林衛安慰了嚴雅琪之後,則是對金玉傳音道:「該出來幹活了,不過不要弄死了,怎麼說也是一個掌門,應該能從他身上撈出一些油水,順便給你找找,有沒有合適的材料。」

「放心!交給本老祖好了!」金玉說完,便從林衛的眉心飛出,朝着衝來的杜源而去,體型迅速變大。

「什麼鬼東西?」看到迎面飛來的金玉,杜源神色微微一愣,但處於對自身實力的自信,以及對林衛的輕視,卻是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速度沒有減慢一絲,反而加快了一分。

「哼!一塊破石頭也想擋住本座,只是異想天開,給老子碎!」隨着金玉的體型變大,一座巨大的石碑,映入杜源的眼中,見此,杜源頓時不屑的撇撇嘴,冷哼了一聲,而後凝聚了龐大元力,以及金之奧義之力的右手,卻是瞬間握拳擊出。

感覺到杜源這一拳的威力,林衛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一些,杜源雖然嘴上說的好聽,但此時也是動了真格的,單是這一拳產生的勁風,便足以讓一般的黑鐵級巔峰修士重傷,讓青銅級修士受到影響,林衛自認,是絕對接不下這一拳的。

林衛臉色雖然變得嚴肅了幾分,但是卻沒有一絲擔心跟緊張,因為杜源的對手,可是金玉,黃金級修為的金玉,雖然攻擊力只有白銀級,但防禦力卻是連一般的黃金級,都無法傷到它。

而白銀四星的杜源,更加不可能傷到金玉了。

「嘭!」

「咔嚓!」

杜源一拳擊打在金玉的身上,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但緊接着,卻是又響起一聲好似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哈哈!這個臭小子,那石頭當武器,還不是被父親一拳打爆。」就在杜仁歡呼之際,臉上的笑容,突然之間,整個都僵住了,而後雙眼不由自主的向外凸出,眼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而在數千米之外的高空之中,同樣有着一伙人,跟杜仁臉上的表情如出一轍,紛紛在心中爆出一句粗口:「我靠……!」

這夥人,一共八人,正是之前離開,而後又悄悄返回的趙青他們,原本他們是不可能這麼做的,但聽到趙岩他們說起林衛的事,卻是讓趙青三人升起了一絲興趣,於是便商量著,悄悄回來看看,反正沒有什麼損失,而且他們躲得遠,也不會被輕易發現。

而讓他們如此的,則是結果與他們的猜想,出入實在太大,甚至可以說是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原來那聲物體碎裂的聲音,並不是金玉被杜源一拳打碎的聲音,而是來自杜源的手臂。

連杜源自己都沒想到,自己這一拳,威力足以轟塌一座小山。

然而,一塊看似普通的石碑,不但擋住了攻擊,反而震斷了他的手臂。

不只是如此,這已經不是杜源的攻擊被擋住,而是他根本沒有擋住金玉的攻擊,因為在他的手臂被震斷之後,金玉的身形,根本沒有停止,直接在他一臉驚懼的目光中,撞擊在了他的身上,並且一路推着他的身體,橫推了過去。

行進了一段距離之後,石碑的翻轉,從豎立變成了平躺,而杜源的身體,也被壓在下方,向地面墜落。

見到這一幕,杜源頓時肝膽俱裂,石碑的力量,他可是見識過的,如果墜地,處於下方的他,絕對會被壓成肉餅。

只不過,杜源也不是沒有想過要脫離,甚至從一開始,就已經付之行動了,但是,他的身體,彷彿被吸在了石碑之上一樣,想動都動不了,不管他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控制,尤其是他領悟的金之奧義,彷彿被壓制了一般,他只能調動已經融入他體內的那一部分。

「我命休矣!」

杜源在心中悲呼一聲,而後一臉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壓制在杜源身上的吸力,卻是突然之間,消失不見,就在他心中一喜,升起一絲希望之際,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從天而降,使得杜源瞬間睜開了雙眼。

而後杜源便看到,石碑猶如猶如拍蒼蠅一般,從上而下,拍落下來,緊接着他便感覺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巨力,撞擊在他的身上,而後他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在昏迷之前,杜源卻是聽到了一連串骨骼爆碎的聲音,在這之後,他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爹……!」

看到杜源口中狂噴鮮血被砸落在地,杜仁口中頓時發出一聲驚呼,而後卻是臉色變得蒼白無比,心中不斷的說道:「不會的!父親可是白銀中期的強者,絕對不會有事的。」

而受到撞擊之後,杜源也因此從昏迷之中,清醒了過來,然而身上傳來的巨疼,卻是差點讓他又重新昏迷過去。

杜源躺在大坑之中,不斷的大口吸着涼氣,而後強忍着巨疼,察看着自身的傷勢,片刻之後,臉色頓時變得灰敗。

他身上的骨頭,足足斷裂了七成,四肢盡廢,五臟六腑都受了不輕的傷勢,經脈斷裂了一半。

以他的實力,這樣的傷勢,如果想要完全恢復,哪怕有丹藥的輔助,也得需要幾個月的時間,除非他有逆天的療傷聖葯,但那樣的寶物,又豈是他一個小小的白銀級,能夠擁有。

如此一來,他現在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放棄這具肉身,想到這裏,杜源的目光,卻是看向了他的兒子杜仁。

要說奪舍,選擇的身體,自然是跟自己越契合越好,只有這樣,靈魂跟新的身體之間的排斥,才會越小,自身的實力,才能恢復的越快,並且對日後的修鍊的影響,也能降到最低。

而最合適的,莫過於直系血親,後遺症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其次則是有着血緣關係的旁系血親,再次之,則是跟自身毫無關係的人。

大部分人,因為沒得選擇,一般都是尋找一些資質尚可的人,進行奪舍,林衛以前碰到的鬼王宗弟子,便是這一類人。。 邢州內,巨鹿縣如今被黃巾軍掌握,在張角三兄弟的指揮下,這裏已經被他們經營成了一個鐵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