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凌點頭答應后,他帶着張良直接走了,可東方月卻嘻笑燃眉。高興的她連續喝了兩杯紅酒,便拿出手機撥通了家裏電話。

「喂?月兒,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嗎?」

電話接通,裏面傳來東方月父親東方俊輝的聲音。

「爸!」

「你還記得答應過我什麼嗎?」

「明天雷凌去咱家做客,你可不要忘記你說過的話?」

東方月可是欣喜的很,急忙就通知自己父親東方俊輝。

「哦?這好啊?」

「行!爸絕對不會食言,女兒你儘管放心吧!」

東方俊輝略有些驚訝。

自己女兒真的請到了雷凌,他當然求之不得款待雷凌。

「那好!」

「我明天就帶他過去見您。」

跟自己父親約定好了,東方月就主動掛斷電話,笑不攏嘴的起身離去。

……

晚上八點。

治安局審訊室,李珊珊坐在椅子上,看着對面坐在冷板凳的秘書小唐。

被關押可一個多月的小唐,已經變得邋裏邋遢,頭髮與鬍子很長,整個人消瘦了不少,十分頹廢。

「小唐,你確定要翻供嗎?」

李珊珊面露端容,表情嚴肅看着小唐確問道。

「對!對!我要翻供,我不想待在這裏!」

「只要能放我出去,我願意全力配合你們!」

秘書小唐情緒有些激動。

自從被關押大牢,他就一直心緒不寧,時時刻刻都怕雷嘯天派人殺了自己。

「好!」

「請你將那日事情重新說一遍。」

「還有!說出是誰讓你頂罪!是否受到威脅!」

李珊珊神色冷峻,確定小唐真的要翻供,她到迫不及待想要聽聽小唐怎麼說。

咚咚!

不等小唐開口時,突然審訊室的房門被人敲響了。

「報!李隊,局長找你過去一趟。」

李珊珊面露不滿,此刻正是緊要關頭,突然聽到來人說局長要見她?

李珊珊皺眉,咬了咬后,還是起身離開了審訊室。

三樓,治安局長辦公室。

「進來吧!」

剛剛來到門外,李珊珊抬手要敲門,卻聽門內傳來劉局的聲音。

得到允許,李珊珊便推門進入,只見屋內劉局笑容滿面,伸手請李珊珊坐在自己的對面椅子上。

李珊珊覺得古怪。

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劉局還沒有下班,這符合劉局的個性才對。

「劉局,你找我有什麼事?」李珊珊沒有坐下,樓下審訊室還在等她,怎麼可能會當做沒事人?

「李隊,恭喜你!」

「由於你最近表現不錯,更是立下大功,經上頭商議,特批准委任你當副局,這是上面剛剛下達的委任狀。」

劉局笑着起身,從抽屜里拿出委任狀,遞給面前李珊珊恭喜祝賀。

。 「嘔……嘔……」一陣驚天動地的嘔吐聲傳來。

喬俊興扶著一棵樹,吐得天昏地暗。

哪怕他再不願相信,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和他春風一度的,不是美女小倩,而是一個大媽!

「我的第一次,竟然是和一個大媽!不,我不接受!

老天爺不可能這樣對我!

我不接受!」

喬俊興吐完之後,仰天哭嚎道。

「大媽!你竟然說我是大媽!我才二十歲,怎麼就成大媽了!」馮倩不幹了,她明明還是一個青春正茂的大學生好嗎!

「怎麼說人家跟着你之前也是典花大閨女,你又不吃虧。」喬安摸摸鼻子,掩飾眼中的幸災樂禍。

「狗屁!她這副德性,白送都沒人要,我要不是被鬼遮眼,才不會跟她……嘔……」說着說着,又吐了。

「行了,你一個大男人,這種事吃虧的又不是你,別在這兒矯情了。」喬安給他一個白眼。

「我矯情!」喬俊興指著自己,一臉不敢相信。

「你竟然說我矯情!你知道這件事對我的打擊有多大嗎?

你知道我的內心受到了多大的傷害嗎?

別以為我們男人就不會吃虧,就不會受傷。

我們男人也不是隨便什麼女人都能接受的!」

喬俊興沖着喬安大吼道。

完了,他完了,他再也不幹凈了!

喬俊興一臉絕望流下兩行淚水。

哎呀?打擊竟然這麼大嗎!

看着喬俊興一副大受打擊到想去跳河的樣子,喬安可沒有半絲同情。

這小子平時那麼拽,誰都不看在眼裏,還敢把他們一家人當傭人使喚,她會同情他才怪。

讓他吃點教訓也是活該。

雖然喬安有心想給喬俊興一個教訓,卻也沒有想過鬧出人命。

畢竟喬俊興也罪不致死。

怕喬俊興真的一時想不開去尋死,喬安輕咳一聲說道……

「別哭了,你失蹤之後,奶奶一直很擔心你,趕緊跟我一起回去吧。」

喬俊興吸吸鼻子,眼神中們過絲掙扎,最後還是點點頭。

點頭之後,他又想到了什麼,猛然抬頭看向喬安。

「等等,你不是修士嗎,快幫我收了這隻女鬼,我要她魂飛魄散,我要她永不超生!」

短短一句話,就能看出這小子心裏的怨氣有多重。

「不至於吧。」喬安微微皺眉。

「怎麼不至於,你也不看看她對我做了什麼!」想到這個女鬼對他做的事,喬俊興再一次想死。

如果不是怕死,信不信他現在就找條河跳下去。

「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們怎麼說也做了一回夫妻,你竟然想讓修士打散我的魂魄,你好狠的心!」女鬼做西子捧心狀。

這個動作要是一個美女來做,肯定充滿美感。

但換了一個大媽臉和大媽身材的女人來做,不止沒有絲毫美感,還讓人感覺有些反胃。

「你夠了!我已經沒有東西能吐了,你放過我別再噁心我了行嗎!」喬俊興忍無可忍的大吼道。

大概是因為心中太過憤怒,連對鬼物天生的懼怕,都被他忽略了。

說實話,喬安也感覺有點反胃,好在她忍住了。

「馮倩還罪不至死,我等下會帶她一起回酒店,然後送她去地府。

她犯了錯,自有地府來懲罰。」言下之意就是拒絕動手。

馮倩雖在還不太願意去地府,但她現在落到了喬安手上,去不去可就不由她說了算了。

喬俊興倒是有些不滿,可喬安不配合,他一個普通人如何能打得過一隻鬼。

哪怕再不願,他也只能算了。

將女鬼收進養魂玉之後,喬安帶着喬俊興下了山。

到了山下才發現,山下已經被濃濃的白霧所包圍。

喬安憑藉着強大的精神力,輕鬆找到了她包下的那輛計程車。

計程車司機此刻有點方。

就在幾分鐘前,整條公路都被白霧所包圍。

要不是剛才那個女孩兒花了重金包下他的車,他早就開車離開了。

這些白霧給他的感覺很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白霧裏不時傳出哭聲和笑聲。

就好像裏面有什麼東西似的。

就在司機一臉忐忑的等待喬安時,突然在前方的擋風玻璃上,出現了一隻蒼白纖細的手。

這隻手出現得極為突兀,把司機嚇得一個激靈!

這是一隻蒼白到沒有任何血色的手,手上有着長長的指甲。

當那長長的指甲劃過擋風玻璃的時候,那聲音刺耳極了。

讓人聽了感覺頭皮發麻。

指甲劃過擋風玻璃之後,那隻手的主人緩緩的將頭伸了出來。

在頭之後,就是身體。

這是一個身着白衣的女人,女人長相一般,但她的皮膚蒼白到完全看不到一絲血色。

這還不算恐怖,最恐怖的是這個女人的眼睛,她竟然只有眼白沒有黑眼仁。

女人趴在他的車上對着他笑,這笑容帶着詭異之感,恐怖的氣氛令人窒息。

女人出現后不久,突然司機聽到一旁的車窗被人敲響。

司機下意識的轉頭查看,卻看到一個被削掉半顆頭的男人出現在車窗外。

男人的頭不斷的在往外冒血,而那個男人在被削掉半顆頭后,竟然還活得好好的。

他拚命的拍著車窗,請司機讓他上車,他的樣子好似在求救。

司機再次嚇得尖叫一聲。

他錯了,他不該跑這趟車!

他就不該做那個女孩兒的生意跑到這裏來!

他要是不來就不會遇到這麼可怕的事,也不會被兩隻疑似鬼物的傢伙包圍。

司機大哥在尖叫過後,倒是恢復了那麼兩分理智。

他用顫巍巍的手,拿起手機,撥打了特調處的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

竟然打不通!

司機大哥不放棄,一遍遍的打電話過去……

最開始是無法接通,幾次之後變成了對方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