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老看着項羽飛出去的身影,「螳臂擋車,不堪一擊。」

天卿瞥了眼項羽跌落的地方,回眸看向楚帝,「他好像讓你失望了。」

楚帝依舊雲淡風輕,緩緩開口道:「真的是這樣?」

天卿靈眸閃爍,好像在說,這樣的結果難道還不明顯,接連兩道攻擊項羽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道三天冷笑一聲,「楚帝,這就是你麾下的實力?連骨老一擊都阻擋不了,這樣的人帶出來,你也不怕丟人,就這樣的螻蟻,還想奪取骨族的黑龍骨骼,做人還是要腳踏實地。」

楚帝搖搖頭,笑道:「黑暗之主,你也不過如此,目光短淺,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黑暗之城城主的位置。」

再次被楚帝嘲諷,道三天怒不可遏,「楚帝,你找死!」

楚帝道:「懶得和你浪費口舌,朕就站在這裏,有什麼能耐儘管使出來,朕奉陪到底。」

道三天道:「死鴨子嘴硬,本城主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聲音落下,他回首向背後看去,這時候兩名身形如塔的男子走了出來,他們身影上披着鐵鏈,身材十分的爆炸,虯隆而起的肌肉,好像之下隱藏着一座隨時爆發的火山。

看着兩人向楚帝走了過去,道三天冷笑道:「楚帝,不死戰體知道?今天就讓他們陪你好好玩一玩。」

聞聲。

楚帝直接笑了。

何來的不死?

他見過無比強大的巨擘隕落,也見過像蒼帝這樣的大能被囚禁,就算是他身懷系統和超級生命之樹,也從來不敢說自己不死。

眼前這兩個大塊頭,不過是皮糙肉厚一點罷了,竟敢說自己不死,道三天竟愚昧到如此程度。

「元霸,有沒有興趣和他們干一場?」

李元霸雙目中閃爍著熾烈之色,瓮聲瓮氣道:「陛下,這倆大塊頭,也不知道能不能擋下我一錘之威。」

楚帝道:「不要輕敵,這兩人可是貨真價實的命境強者。」

李元霸道:「陛下,末將最喜歡的就是,捶命境強者,一錘一個。」

唰。

他身影一閃,化為一道金光朝着兩名大漢疾衝過去,不知何時不動昊天錘已經出現在他手中,雙錘之上紫色雷霆之力索繞,九霄之上風起雲湧,一團巨大的漩渦出現。

天卿看着懸空而立的李元霸,一臉不可置通道:「現在神道者都這麼強了?真的以為神道者無敵?」

先是項羽的傲視一切,現在李元霸又目空一切,天卿狐疑的看向楚帝,好像在說,你麾下之人都如此狂傲?

有些時候過分狂傲,其實是愚蠢的表現,因此會丟了性命的。

楚帝知道在場眾人對李元霸有質疑,就像方才懷疑項羽一樣,畢竟道三天派出的可是兩名命境強者。

可是他們不知道,不是只有楚帝喜歡越階挑戰,像李元霸,項羽這樣視戰如命的人,對於他們而言只有永無止境的戰鬥,才能讓他們不斷的成長,提升和突破。

每個人修鍊的方式不一樣,項羽和李元霸就是以戰突破,所以他們才是武瘋子,戰場上的殺戮機器。

轟。

轟。

兩道爆炸聲傳開,李元霸和兩名大漢激戰在一起,三人都是力大無窮之人,每一道兵戈撞擊之下,恐怖的力量向四周席捲出去,宛若吞天的巨浪一般。

一時間,眾人目光齊刷刷落在三人身上,就在這時,一道狂吼聲震天傳開,彷彿來自深淵的咆哮。

眾人循聲看去,目光落在項羽墜落的廢墟上,一個個臉上泛起狐疑之色,難道他還沒有死?

就在這時。

一道黑影從廢墟中走了出來,周身上籠罩在濃郁的黑色霧氣,相比於黑暗之城籠罩的氣息更加恐怖。

「滴,提醒宿主,麾下項羽體內神魔之血,百分之百激活,開啟雙瞳眸,一身修為達到命境一重境。」

「滴,提醒宿主,麾下項羽領悟霸王天威,完美融合冰甲角魔龍的血脈,獲得魔龍淬體,覺醒力之神域。」

「滴,提醒宿主,觸發輔助任務…………..」孟滔點頭,同時也在考慮自己要不要告訴秦心自己是一名刀修。

秦心見孟滔這樣有些惱火,於是道:「你小子別只會搖頭點頭啊,過一會我就真的消散在世間了,想找個人談談心都不行!」

孟滔連忙拱手道:「還請前輩直說。」

秦心哼氣一聲道:「真是拘束,跟你談話真是不爽快,這個時代的人都是這樣子嗎?」

孟滔尬笑一聲,我怕說錯話你一劍秒了我啊。

「差不多吧。」

「真是無趣。」秦心連連搖頭。

「罷了……

《刀與王座》第一百七十二章:拳之傳承遠在十萬八千里的我根本不知道吳軒浩此時此刻在謀划些什麼。就算知道了想必我也不會當回事,畢竟十一子在手,除了那沒出世的情字鬼祟,其餘的能打過他簡直是痴人說夢。

我對它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所以我目送著一批又一批百姓們離去,一點擔憂的心思也沒有。

「辜蕪……

《控魂》第三百三十五章守株待兔。 鱷魚族·兵營。

王末正在跟所有人的隊長們在商討著兩天後的事情,這場戰鬥不知道要持續多久,所以王末還想要確認一下各個細節。

然而就在他們討論的火熱的時候,亞列從突然打開的魔法通道中走了出來。

王末大體知道她是所為何事而來,所以就讓大家先離開這裡。

「沒什麼要緊的事情吧?」離開之前,安楚妍擔心的問道。

「會長,放心好了。」

待所有人離開后,亞列才走上前來問道:「你又要我留意那個『瞢』,又要我幫你照顧那個宋舞雩,什麼意思呀。

到時候我可是三十五萬兵力的統領,哪有時間給你去照顧別人?」

「誰讓你去帶領那三十五萬人了?」

「什麼?」

「你現在的任務就是給我照顧宋老師,至於你的人,就由我來掌管吧。」王末捂著嘴差點笑了出來。

「你是認真的嗎,現在你才跟我說這個,知道我為了這場戰鬥花費了多少的心思嗎!」

眼看著亞列就要動手打他了,王末趕緊打趣道:「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嘛,別生氣了好嗎?」

錯愕中的亞列已經緊握了雙拳,王末剛要逃走,他就被她一手抓住后衣領。

緊接著,外面的眾人便聽到了帳篷裡面傳來的慘叫。

揍完王末之後,亞列才收回了手。

「不、不生氣了吧。」王末此時的臉頰已經成了一個豬頭。

等安楚妍他們再次進來的時候,發現亞列已經不在了,而王末的臉卻變成了另一幅模樣。

不過,王末在亞列離開之前,去把宋舞雩跟康妮兩人一起帶走。

接下來的重要時刻,他不能讓瞢給偷襲了,三個女人三把魔劍,外加一個亞列,短時間內應該能頂住瞢的攻擊。

現在,他只能祈禱瞢不會參與進來,之所以會覺得她會在這個時候參與進來,那是因為他內心最近一直在感到一種不安的感覺。

一開始他覺得這只是心理作用罷了,過一段時間就沒了,直到被黑神·玄看出了一些問題。

王末才重視起這個問題。

兵營裡面的會議結束后,安楚妍已經為他包紮好了臉頰,其實也不需要包紮,這點外傷只需要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能夠自行修復。

所以他才讓亞列揍的那麼慘。

「還痛嗎?」

「沒事會長,就這點傷,一會就自己好了。」

「你跟她說了什麼,怎麼被打成這幅模樣了?」

「沒什麼事,就是讓她保護一個人罷了,現在我很擔心那個『瞢』會不會出現,魔界現在發生這麼重大的事情,我不信她不會出現。」

「這就是你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嗎?」果然安楚妍也看出了他內心的情緒變化。

「你跟玄一樣,能夠看出我的內心所想。」王末剛說完就覺得糟了。

「別跟我提他!」

看來會長到現在還沒有原諒她的父親,這次大戰,王末打算一直跟在她的身邊。

因為他害怕她會突然脫離自己等人獨自去對付別西卜,這樣的可能性並不是沒有。

「對不起會長,不過玄他應該很希望你能夠放下。」

「我不會放下,母親大人的仇,我一定要報!」

唉…王末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眼下他已經決定把會長,蘇寒學姐還有夏槐一起帶在身邊。

關鍵是要看住這三人,特別是夏槐,她現在還不知道『蛇神祭』的兇手是別西卜。

不能排除她已經知道了,這幾個女生平常時看著挺冷靜的,但是到了仇恨這個部分開始,她們可就沒有辦法跟平常時一樣。

所以說,他要多注意一點。

「會長,時間也不早了,早一點回去休息,這場戰還不知道要打多久呢。」

·

人界。

一座巨大的高塔尖之上,一道身影站在上面,她的長發被刺骨的冷風吹氣,下面的夜景光照亮了她的面容。

「魔界要分出下一任的真正統領者嗎,有意思。」瞢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面前某個地方。

那裡是一棟熟悉的建築……

·

人界·青龍一族。

「父親,魔界那邊傳回來的消息,他們要開始了!」

坐在太師椅上的一位白髮老人捋了捋鬍鬚,過了一會才慢悠悠的說道:「一年的時間過的真快,回想起一年前的事情。

幸好我們青龍一族沒有再繼續去招惹那個人物,否則,我就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青龍明白父親的意思,當初要不是王末放他一馬,他的下場或許就跟另外三家一樣,墳頭草都有兩米高了。

「父親大人,您覺得哪邊會贏?」青龍突然來了興緻說道。

「青龍,為父跟你說過,他們始終是魔,跟我們這些人類是不一樣的,不管是誰贏了,對我們來說都一樣。

還是做好我們的本分,不要節外生枝了。」

青龍不難從父親的語氣中聽出,他對於魔界中人甚是厭惡,不過他本人在認識王末之後,倒是對那邊的人有了一種新的了解。

一直以來,長輩給他們這些年輕人灌輸的觀念都是魔界中人都是壞的。

雖然這多年來都沒有什麼毛病,但是對方難道就沒有好人了嗎,況且人類也有好也有壞的。

「父親大人,青龍明白了,我還有事,就先不陪您了。」

「去吧。」

青龍離開了父親的住處,他今天打算去處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就是在安神山好像出現了各種靈異事件。

但是他剛帶領著部下們剛踏出家門口,就看到面前出現了三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青龍記得他們,是另外三大家族新的繼承人,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是來找自己獲取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前繼承人會死的原因,但是青龍也知道,他們壓根就不在乎這個原因,因為現在是他們上位了,這樣就足夠了。

「你要出門嗎,青龍。」白虎繼承人緩緩的說道。

「要你管?」

「你!」白虎剛要發作,但是一想到兩人的實力相差懸殊,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未完待續………)onclick=”hui”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